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IT

云南傣剧代表性传人患白血病百万治疗费无着

IT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08 06:55:09

宝宝睡着了咳嗽是怎么回事
宝宝睡着了咳嗽是怎么回事
宝宝睡着了咳嗽是怎么回事

为了照顾妈妈,去年刚大学毕业的女儿辞去了工作,陪着母亲渡过难关。万小散说:“我舍不得女儿。” 张 妮 摄

屈 菡 实习生 张 妮

她是云南省非遗项目傣剧代表性传承人,被傣族人民奉为“傣剧女神”;从艺30多年,她坚持每月下乡演出;面对病魔,她还想着再上舞台——

“我真希望能渡过这个难关,再站上舞台,为大家表演傣剧。”万小散用柔细的声音说道。3月5日,在解放军307医院的病房里,看到纤弱的她躺在白色的病床上,消瘦的脸庞几乎被口罩遮住了大半,头发因化疗全部脱落,头上裹着头巾。

没有人不深感惋惜。曾经的万小散有着那么迷人的歌声和曼妙的身段,被傣族人民奉为“孔雀公主”“傣剧女神”,而如今的她,却命悬一线。她说她不怕病痛,只是说到日夜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女儿、倾注半生心血的傣剧团,还有为治病而支离破碎的家时,她的眼睛里才含满了泪水。

倒在基层演出的舞台上

“凡有井水处,即唱小散歌。”1980年,年仅16岁的万小散在傣剧《娥并与桑洛》中崭露头角,之后她又主演了《孔雀公主》、《竹楼情深》、《朗西娜》等20多部傣剧,塑造了众多个性鲜明的舞台人物形象,深受傣族观众的喜爱。她的艺术风格在南亚、东南亚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,同时还受到美国、日本、新加坡等国人民的喜爱。

“2003年,万小散出任德宏州傣剧团副团长,她不仅负责表演,还要管理演员队伍的日常工作和排练,因而加班是常有的事。雨季时,万小散指导演员们加紧排练,加工7到10部戏。雨季过后,她就带团下乡演出,每月都坚持两到三次,每次最少5天。”德宏州傣剧团团长们从高说,观众喜欢她的演出,每次见他们都直接说“万小散剧团送戏下乡”。

“30年的艺术生涯,她对傣剧的热爱我看在眼里。”万小散的爱人王明亮告诉,由于演出任务重,万小散经常吃饭没有规律,再加上她对身材的严苛要求,使得她长期贫血。

2009年,她在下乡演出时,感到身体虚弱、头晕目眩,回来后到剧团的医院打针。然而医生发现打针的创口处血流不止,于是赶紧提醒她去大医院检查。12月3日,拿到检查报告的她震惊了:白血病!

治疗间隙依然挂念工作

震惊过后,万小散积极接受治疗。她在昆明进行了手术,并满怀希望地等待着自己能好起来。就在每次化疗的间隔期,她还去单位上班。

采访中,王明亮拿出一张《美丽德宏》的音乐专辑告诉,前6首歌是万小散患病前录制的,后6首是她在昆明治疗期间坚持录完的,她希望傣族的音乐能传承下去。“但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了她病情的恶化。”王明亮说。

身体状况的急转直下令一家人心急如焚,在医生的建议下,今年1月,家人陪万小散来到北京解放军307医院接受治疗。为了控制住她的病情,医院首先进行了化疗。眼看着身上起满了疱疹、嘴里也多处溃疡,但万小散一直忍着,从不喊疼。

病情得到控制后,医院又进行了微移植手术,以暂时恢复她的血象指标。检查结果显示,女儿与妈妈的血象有50%匹配,于是20岁的女儿毫不犹豫地挽起袖子,让护士抽血。目前,万小散的各项指标正在好转,而接下来则是进行“大移植”手术——干细胞移植。“万幸的是,万小散的哥哥和姐姐与她的血象完全匹配,大大增加了治愈的几率。”王明亮和女儿说到这里都满怀希望。

高昂治疗费是道槛儿

“有妈妈在,我们这个家就是圆满的。”女儿拉着妈妈的手说。这个乐观的姑娘去年大学毕业,在一所部队学校做老师。但为了照顾妈妈,她辞去了工作。王明亮也搁置了一切工作,陪伴在妻子身边。

然而,巨额的医药费用是全家人的心病。万小散的医疗保险每年最高可报20万元,但实际的治疗费用远远超过这一数目。之前为了给她治病,王明亮把家里的房子卖了,还向亲戚朋友借了很多钱,已经负债累累。就在来北京治疗前,德宏州的百姓又捐款80多万元。大家原本以为这些钱足够手术费用,没想到,前期的化疗和微移植手术就花去了70多万元,而决定性的“大移植”手术还需100多万元。

“真的很感谢大家的支持,希望大家能帮助我妈妈渡过难关。”女儿哽咽地说。万小散伸手帮女儿擦去眼泪,轻声地说:“我舍不得女儿啊。”

“少数民族地区培养一位艺术家和非遗传承人很不容易。万小散把傣剧当成了一生的事业来付出,希望社会能给予这样的文化工作者多些关怀。”云南省文化厅厅长黄峻到病房探望时说。

目前,云南省文化系统已经发起了为万小散捐款的活动,本报将继续对万小散的病情予以关注。

杭高自编的语文教材到底好在那里

高烧渐退冬虫夏草身价大跌

阿拉斯加雪橇犬走丢后自己找到派出所报案

杭高自编的语文教材到底好在那里
高烧渐退冬虫夏草身价大跌
阿拉斯加雪橇犬走丢后自己找到派出所报案

相关推荐